乃见狂且

一头疯癫的驴子
无法自拔地沉迷着叶修
并且在all叶的道路上撒蹄儿狂奔
一去不复返。

  老爸,节日快乐呀!
  
  “如何将感情更好的表现出来”这个课题我大概是永远都不能及格了。
  
  人总会有一段时间的低谷期,压抑、烦躁、恐慌甚至是绝望,这都是我现在所处环境的真实写照。看到这儿,您可能会不屑,会嘲笑我 “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当如此?”但是没有办法,我如果能够控制情绪,那我便不会是如此窝囊了。
  
  高考前后有很多事都压在我心上(请原谅我无法开口向你述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)因为是高考,我努力封锁我自己,起码使自己看上去能稍显出一丝无坚不摧的硬气,可是我终究是血肉之躯,抵不住太多锋锐的刺。高考结束后,我整个人精神完全放松下来,那些情绪就立即无孔不入地疯狂涌入我的大脑。在家里窝了两天,本想慢慢平复,不想情况却更为严重,失眠、头痛,几乎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每天早上不是不想起,而是真的起不来。我意识到我不能再这样了,于是应了朋友的约,出去疯玩了一番。我必须要承认,有点事儿做时,人的思想会不至于那么痛苦。可没想到,这一玩,便是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  
  打出租回家的当晚的确心慌,因为我知道,我逾矩了。可是上天仿佛就是要把我逼入绝境一般——我的钱包落出租车上了。那一刻我差点崩溃,想尽了我一切能用的办法——可是都没用。
  
  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们——我是如此窝囊,忘了时间,丢了重要之物。我害怕你们的诘问,我甚至害怕看见你们。我茫然而不知所归,于是我以为,只要我自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,你们是不是就不会担心了?
  
  可笑我一个庸人是如此不自量力,竟妄图用一柄铁铲去挖平一座泰山.
  
  然后我就陷入了一种更加绝望的境地,我失去了人生价值,痛苦无以复加。
  
  要知道,人属于群居动物,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真正的离群索居。而群体又只能容得下主流。
  
  我知道自己不正常,为了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怪异,我强行把自己分裂成了“两个人”,白天我就是正常的人类,夜晚我就成了怪物。我挥霍着自己的健康,我想过死亡,于是吃了食品包装中的干燥剂(幸而我是害怕的,只吃了一点。所以那晚肚子疼,拉肚子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反应?)我还想过,甚至做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,但是……
  
  我庆幸我还是我,因为曾受过的教育,因为心中曾有的美好,因为……你们。所以我还是我。
  
  现在我还不能说我完全摆脱了那种情绪(因为失眠还是会有的,有时九点多睡,半夜两三点却又突然醒了,之后便一直无法入眠)但是我觉得我似乎可以正常生活了。
  
  请您放心,既然我愿将此事宣之于口,那便说明我的状态并不糟糕……
  
  写此信……姑且称之为信吧,是还有第二个目的的——
  
  对不起。
  
  谢谢您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离天空最近的地方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父亲的肩膀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爱您!
  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