乃见狂且

一头疯癫的驴子
无法自拔地沉迷着叶修
并且在all叶的道路上撒蹄儿狂奔
一去不复返。

  男人裹了条毯子,静默地站在楼顶,食指与中指间夹着根未燃尽的烟,火光在噬人的黑夜中明灭可见。他垂眼望着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,拿烟的手搭在嘴边,吸了几口,吐出。烟圈儿渐散渐淡,在不甚明朗的月光下更模糊了他的脸。
  
  这个城市是残破中的繁华,高楼是分界线,黑夜潜伏在外面,似乎在等待着一次张牙舞爪的进攻,而城市浑然不觉,继续奢靡地不知疲倦。
  
  大风渐起,男人抖手将烟甩在地上,抬脚碾灭。他紧了紧身上的毯子,抬头看向天,夜空中有云,像是一层灰雾罩着整个苍穹。风愈加猛烈,开始撕扯着万物,男人的发丝同裹紧的毯子一样,破碎地扬起一角,又瞬时翻落。直到脚下的烟最后一点固执的光亮也被碾灭,男人转身离开。
  
  风在嘶吼,城市一片死寂。

评论

热度(5)